养老中。

小号@北城虞歌

企鹅:1990943767

长弧。
不定时更新。

怎么办呢,就是想跟你们唠会儿嗑。

你们上学时留过最变态的作业是什么?

我们地理老师让画世界地图——


死亡。

 

这种不用赶稿不用码字还能吃粮吃到撑的感觉真是太他妈的爽了。

 

统一回复:文之前已经在群里发过了,不会再私发。已经把文保存下来的姑娘也请不要二次上传,谢谢。

 

【许墨x你】 我许愿——

我就去洗个澡你就把我哔——了???老福特你个大猪蹄子。

※提前14k粉贺文
※私设+ooc
※6300+预警。
※刀子慎入。

part.1
冰冷的实验室里似乎连空气都凝固住了,气氛安静的只有偶尔几下小心而清浅的呼吸声。
“觉醒失败。”
身穿白衣的男人无不遗憾地说。他摘下白手套,看着实验台上昏迷不醒的少女轻轻叹了口气。
十年前,他无意中发现这名少女身上带着异能因子,他便一直留意着。只等到时机成熟,她的身体可以接受超能力的地步。却还是因为那百分之十的失败率而功亏一篑。
这十年来,她的一举一动,一穿一行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眼见着他从懵懂孩童出落成婷婷少女,眼见着她身上越来越具备觉醒的条件,可竟然……
怎么甘心。
男人...

 

【王喻】 别怕


※ooc+私设
※慎入!慎入!慎入!说不清是什么题材总之慎入!
※基本上喻王喻无差,轻微王喻。

——————————————————
Part1.

喻文州生病了。

王杰希觉得很不可思议,原来这么完美的人也会生病。不过也难怪,每次见他总是穿的很单薄,每次说他,他都只会笑眯眯地应下,然后坚持自我死活不改。

嗯,就是那种“你说的我都懂,但我就是不改”的欠揍德行。

王杰希一边腹诽着,一边搭上了飞往G市的班机。

他向上拉了拉衣领,心想这一次一定不能心软——谁让这让人不省心的家伙是自己的男朋友呢。

Part.2

王杰希刚下飞机就轻车熟路地来到喻文州家,他知道,喻文州一向不喜欢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

 

-我的糖呢。

从昨天你就在想李泽言会不会送你糖。你忍不住旁敲侧击地问了问他有没有过万圣节的习惯。果不其然,他扭头下巴微抬吐出一句:“幼稚。”

但你想,既然自己已经这么明显地暗示他了,明天应该会收到糖吧。

第二天,你满怀期待地到了公司,看到空荡荡的办公桌内心忍不住一通咆哮。

怒气冲冲地杀到他的办公室,将手向他面前一摊:“糖呢?!”

李泽言不紧不慢地在合同上签好字,然后起身,你的手就一直平摊在他眼前,随着他起身的动作而移动。

他却突然一把抓住你的手,将你压向墙面,手腕一转将你的双手固定在头顶,一手微抬起你的下巴,薄唇慢慢贴上你的。

你瞪大了眼睛,直到感觉到口中有东西被推了进来,随之而来的是玫瑰淡淡的...

 

突然诈尸的北。

没时间码成长文了,记个脑洞。

白起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的前世是武安君白起。
长平一战武安君大获全胜,他却爱上了一位被俘歌姬。他沉迷于歌姬的歌声,歌姬也拜倒于他的英姿。
坑杀四十万俘虏时,歌姬也在列。余人无不痛哭哀嚎,唯有她,温柔而坚定地望着他。
她理解他。
理解他作为一军将领的无奈以及身为人臣的衷心。
自此之后武安君每夜都会梦见四十万俘虏绝望的痛哭和歌姬不舍的目光。
武安君自杀了。
他以为自己死后会坠入地狱,却没想被阎王请喝了茶。
阎王对他说,给他一个赎罪的机会。让他转世为人,并且在来世会遇见被他坑杀的俘虏的转世,他的任务,就是保护这些人。
梦醒了,白起睁开眼。
他长长舒出一口气,看着身边少女的脸,渐渐与梦中...

 

加油

摘纪录:

想要战斗就坚定起意志,不想战斗就退出,不要以半吊子的状态糟蹋已经立下的决心。


感谢推荐

 

(人称格式借鉴张皓宸)


听过庞加莱定理吗?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已经不知道是重复了第几千遍还是第几万遍,像是按照特定的程序,出生,活着,死亡,再出生。


也就是说,本以为永远离开我们的那个人,总会在一个特定的时间,与我们再次相遇。


乖巧小姐真的很乖巧,听说小时候拿张纸片都能自己在床上玩一天。她文文静静的又很讲礼貌,见到街坊邻居也会亲热的打个招呼,再加上长得白白净净,所以经常会收到爷爷奶奶送的水果。


尽管她从小就不爱吃水果。


乖巧小姐小时候成绩很好,也曾经一度作为家长嘴里“别人家的孩子”而出现,可她有个毛病,每次考试都是第二名,而且总是以千奇百怪的理由跟第一名差一两分。乖...

 

要断网退圈啦。
还有一年就高考了,是时候该学习了。
最近也没怎么更文,说好的论坛体写了一半,等回来再接着写吧哈哈哈。
接下来的一年里可能会偶尔诈尸,不过更新应该是不会了。
注册lof三百二十七天,很开心也很幸运能遇见你们。
喜欢的人太多,就不一一表白了。
想说的话有很多,但又不知道说什么。总之,很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陪伴,非常喜欢你们了。

嗯,我们,一年后见吧。
我会回来的。

 

【恋与男你】又到了蚊子最活跃的季节


※ooc慎入
※白/许/李/周
※终于想起来该更文了……///

——————————————————

【白起】

你的后背被蚊子叮了一个包,根据它又疼又痒的程度来看,应该还蛮大的。

你难受的扭来扭去,偏偏白起还怕感染硬是不让你去挠。

趁着他转身的功夫,你快速将手臂扭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向后方弯曲,狠狠搓了一下那蚊子包。

白起听见身后一声舒服地长叹,疑惑地转身——

见你乖巧无比的以小学生坐姿规规矩矩地坐在那儿。

他手里拿着药膏,上下打量了一下你,“躺下。”

你照做。

感觉到上衣被掀起,那蚊子包暴露在空气中好像更加痒了。

你极力克制住自己想在上面按十字架的冲动,忽然冰凉的药膏覆盖上...

 

儿童节到啦。

你伸手向李泽言要礼物:“我的儿童节礼物呢!”

李泽言看了你一会儿,“你今年多大了?”

你得意地晃晃手指头:“三岁啦!”

他轻笑了声,“你今年三岁,我送你三份礼物。”

你高兴的刚要拍手,又听他接着说:“那我今年二十八岁,你应该送我二十八份礼物。”

他貌似很认真地算了下,“这么算的话,你还欠我二十五份礼物。”

你:?????等等?!你这个二十八岁的老男人说这话不害臊吗!


他慢悠悠地翘起二郎腿:“还没准备吗?以身抵债吧。”

 

© 水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