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扩列不让转

小号@北城虞歌

群:685228838

长弧。
不定时更新。

突然诈尸的北。

没时间码成长文了,记个脑洞。

白起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的前世是武安君白起。
长平一战武安君大获全胜,他却爱上了一位被俘歌姬。他沉迷于歌姬的歌声,歌姬也拜倒于他的英姿。
坑杀四十万俘虏时,歌姬也在列。余人无不痛哭哀嚎,唯有她,温柔而坚定地望着他。
她理解他。
理解他作为一军将领的无奈以及身为人臣的衷心。
自此之后武安君每夜都会梦见四十万俘虏绝望的痛哭和歌姬不舍的目光。
武安君自杀了。
他以为自己死后会坠入地狱,却没想被阎王请喝了茶。
阎王对他说,给他一个赎罪的机会。让他转世为人,并且在来世会遇见被他坑杀的俘虏的转世,他的任务,就是保护这些人。
梦醒了,白起睁开眼。
他长长舒出一口气,看着身边少女的脸,渐渐与梦中...

 

加油

摘纪录:

想要战斗就坚定起意志,不想战斗就退出,不要以半吊子的状态糟蹋已经立下的决心。


感谢推荐

 

新关注我的姑娘们,你们,到底是怎么发现我的???
这让考完试在家瘫了整整半天的我有点慌(?
感觉不更新都不好意思了。

不过好在我脸皮一直很厚。
嘿。

 

(人称格式借鉴张皓宸)


听过庞加莱定理吗?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已经不知道是重复了第几千遍还是第几万遍,像是按照特定的程序,出生,活着,死亡,再出生。


也就是说,本以为永远离开我们的那个人,总会在一个特定的时间,与我们再次相遇。


乖巧小姐真的很乖巧,听说小时候拿张纸片都能自己在床上玩一天。她文文静静的又很讲礼貌,见到街坊邻居也会亲热的打个招呼,再加上长得白白净净,所以经常会收到爷爷奶奶送的水果。


尽管她从小就不爱吃水果。


乖巧小姐小时候成绩很好,也曾经一度作为家长嘴里“别人家的孩子”而出现,可她有个毛病,每次考试都是第二名,而且总是以千奇百怪的理由跟第一名差一两分。乖...

 

要断网退圈啦。
还有一年就高考了,是时候该学习了。
最近也没怎么更文,说好的论坛体写了一半,等回来再接着写吧哈哈哈。
接下来的一年里可能会偶尔诈尸,不过更新应该是不会了。
注册lof三百二十七天,很开心也很幸运能遇见你们。
喜欢的人太多,就不一一表白了。
想说的话有很多,但又不知道说什么。总之,很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陪伴,非常喜欢你们了。

嗯,我们,一年后见吧。
我会回来的。

 

【恋与男你】又到了蚊子最活跃的季节


※ooc慎入
※白/许/李/周
※终于想起来该更文了……///

——————————————————

【白起】

你的后背被蚊子叮了一个包,根据它又疼又痒的程度来看,应该还蛮大的。

你难受的扭来扭去,偏偏白起还怕感染硬是不让你去挠。

趁着他转身的功夫,你快速将手臂扭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向后方弯曲,狠狠搓了一下那蚊子包。

白起听见身后一声舒服地长叹,疑惑地转身——

见你乖巧无比的以小学生坐姿规规矩矩地坐在那儿。

他手里拿着药膏,上下打量了一下你,“躺下。”

你照做。

感觉到上衣被掀起,那蚊子包暴露在空气中好像更加痒了。

你极力克制住自己想在上面按十字架的冲动,忽然冰凉的药膏覆盖上...

 

儿童节到啦。

你伸手向李泽言要礼物:“我的儿童节礼物呢!”

李泽言看了你一会儿,“你今年多大了?”

你得意地晃晃手指头:“三岁啦!”

他轻笑了声,“你今年三岁,我送你三份礼物。”

你高兴的刚要拍手,又听他接着说:“那我今年二十八岁,你应该送我二十八份礼物。”

他貌似很认真地算了下,“这么算的话,你还欠我二十五份礼物。”

你:?????等等?!你这个二十八岁的老男人说这话不害臊吗!


他慢悠悠地翘起二郎腿:“还没准备吗?以身抵债吧。”

 

想写篇论坛体,征求几个...嗯...十几个id

疯狂暗示。

 

最近你心血来潮把金庸的小说重温了一遍,并且觉得对暗号这种行为特别有神秘感。

于是你打算跟李泽言设个暗号。

“天王盖地虎!”

李泽言皱眉:“......宝塔镇河妖?”

“不对!是小鸡炖蘑菇!”

“......”

他沉默了会儿,觉得你是在暗示他今晚要吃小鸡炖蘑菇。

并且觉得跟你玩这个游戏是个非常不理智的行为。

晚上他回家的时候,发现门被反锁了。

敲了几下门后,他听见一个贼兮兮的声音:“天王盖地虎!”

李泽言僵硬了一瞬,突然忘了定好的暗号,犹犹豫豫地迟疑——

“......你是二百五?”


论华锐总裁夜宿街头的原因。

 

你最近总喜欢跟李泽言打赌。
这天晚上你窝在李泽言怀里看着悬疑推理片,一边吃着他刚做好的布丁一边问:“你觉得哪个是凶手?”
他把玩着你的长发,“那个医生。”
你惊讶地想抬头,却被他按住脑袋,“不会吧!那个医生看起来蛮斯文的,而且脸长得也好看……”
李泽言鄙视了一通你认为长得好看的都是好人的想法。
“咱俩打个赌吧!”
他心不在焉:“赌什么?”
“最后的凶手!如果你猜错了就要再给我做一份布丁!”
他嘴角抽了抽,“如果我猜对了呢?”
你想了想,恋恋不舍地把布丁分出来一块,“喏,猜对了的话这个布丁就归你了!”
李泽言:“……”
他沉默了会儿,“你空手套白狼的心思倒是不错。”
你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布丁吃到最后一块的时候电...

 

你买了盆含羞草满足自己空有撩妹心的寂寞,时不时伸手戳一戳,那含羞草就会羞的闭合起来。

这天下午你正逗着含羞草:“小媳妇,来给爷羞一个~”

李泽言一进门就看见你这幅色眯眯光景。惹的他额头上的青筋欢快地跳了两跳。

这盆含羞草自然被他没收充公了。

过了几天,你实在手痒的紧,便借着想念李泽言的由头去调戏自己的小媳妇。

你戳了几下,含羞草竟然没反应。

你抖着手瞪大眼睛问:“李泽言你都对小媳妇做了什么啊!它都不会羞了!”

李泽言按下正要跳起的青筋:”饿了它几天而已。“

刚进办公室的魏谦:?????想不到总裁你是这种饿自己媳妇的媳妇的人!...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就算他怼我我也依旧爱他


这天晚上你抱着李泽言在床上谈人生。

“现在我有两个目标。”

你伸出两个手指头在他面前晃了晃。

“一个是走遍世界各地,每经过一个地方就在那买下一栋别墅,最好是面朝大海的那种,每天都能呼吸到纯净无污染的空气。”

“一个是成为商业女王,出行都有专车保镖接送,要气场够大,走路自带bgm那种。什么明星呀,合同呀,都排着队来给我签。 ”

“你说那个目标实现起来更方便?”

你眨着星星眼望向李泽言。

“……”

李泽言沉默了会儿,“出门左转,去医院神经科挂个号最方便。”


有理想是好事,但脑子是个好东西。


 

© 水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