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中。

小号@北城虞歌

企鹅:1990943767

长弧。
不定时更新。

【喻黄】如雪(二)

※私设众多
※目测是短篇,可能发展成中篇
※虽然知道这个题材很少有人喜欢,并且有些不和逻辑,但我还是想把它写完٩(๑^o^๑)۶
※接上文
——————————————————————
自从上次酒宴的事情起,黄少天就有意和喻文州保持距离。他不想喻文州被人说闲话。喻文州那么聪明的人,应当也是明白他的意思,见着了也只是远远地打声招呼,点头微笑下。

两人没有了以往的那种亲昵,黄少天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松了口气?好像有。失落?好像也有。他摇了摇脑袋,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看护所里的同事见他们俩不再像以往那么形影不离,黄少天甚至搬了出来,跟新来的小张挤在一间公寓。渐渐的也就不再用那种暧昧的眼光看着他俩,流言彻底被击破是在一个清晨,一位饲养员说亲眼看见喻文州跟女孩子一起吃饭。

这消息可以称作是爆炸性新闻了。喻文州的洁身自好不近女色可是传遍了整个看护所,即便有再多的女孩子跟他表白他也只是客气的婉拒,从没见他跟哪个异性亲近过,更别说在一起吃饭了。

黄少天就在一旁听着,心里五味杂粮。他自是最清楚喻文州从不跟姑娘家吃饭,因为陪他吃饭的一直都是黄少天,在黄少天没来之前他也一直是一个人吃饭,就是这么清净的一个人啊。

要是喻文州真的喜欢那个姑娘,对他俩来说都是好事,这样就没人会怀疑他俩之间不清不楚。

可心里这闷闷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黄少天被自己突然闪出的一个想法吓的愣住。不……不可能的,不可能像传言说的那样,他黄少天,真的喜欢上了喻文州,一个男人。

黄少天甩了甩脑袋,想将这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去,但这个声音一直在脑海里不散去。

我只是没谈过恋爱,对喻文州的感情就是一种依赖,看见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份温柔被人抢走了所以感到不服气,对,一定是这样。

黄少天呼出一口气,正打算跟大家也调侃两句时,喻文州出现了。

故事里的男主一登场大家都沸腾了,看来在看护所里的日子过得太过平静,大家都不愿意放弃一个绝好的探究八卦的机会。

黄少天有些尴尬,觉得自己应该离开,偏偏脚落在地上就是迈不动,他心里……也是想听听喻文州是怎么说的吧。

“她?是亲戚家女儿的朋友,打算来看护所里做事,让我帮忙照看一下。”喻文州看周围人一脸“信你才怪”的表情,笑了笑也不多做解释。

喻文州看见了不远处的黄少天,眼神一凝,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说。

“文州……”一道柔和的女声传来,所有人都朝她看去。

“嗨,是中午跟小喻一起吃饭的那姑娘!”

人群再一次沸腾,有人向喻文州投去暧昧的眼光,像是在说“看吧女主都来了,看你怎么抵赖!”

“这是苏影,新来的同事。”喻文州介绍道。

“大家好,我叫苏影,以后跟大家一起工作,希望大家多多指教。”说完她向大家鞠了一躬,标准的九十度。

黄少天在一旁站着,这个姑娘看起来很文静,跟文州站在一起倒是很配。他垂下眼眸,盯着自己的脚尖。

“来来来,不用客气,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老魏热情的招待着。老魏算是看护所元老级的干部了,干这行都十几年了。见谁都热情的打声招呼,照顾新人也很到位。

苏影有些害羞的笑了笑,脸上升起两片红晕。看起来十分可爱憨气。

旁边有女同事用胳膊碰了碰她,苏影不明就里的看过去,那女同事冲她挤了挤眼睛,又看了看喻文州,意思很明显。

苏影一开始还有些疑惑,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连忙摆手道:“你们别多想,我跟文州只是朋友的!”她神情有些焦急,很不想被人误会。

黄少天抬头往那边看了一眼,那发问的女同事是陈姐,她的性格比较豪放,直爽的性子在这里人缘极好,大家都敬称她一声“陈姐”。

听了苏影这样的回答,黄少天竟然觉得自己有些庆幸,这实在不是作为一个哥们该有的想法。他唾弃了一下自己,又上前跟大家一起调笑道:“别害羞啊,我瞧着你们俩倒是挺配的。”

话音一落,鸦雀无声。

大家也都知道黄少天跟喻文州的传闻,虽然还是有不少人对此嗤之以鼻,当作耳旁风听过就罢。但还是有少数人常常对他俩投去暧昧的眼光。现在听黄少天这么一说,大家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一时间气氛尴尬至极。

……

“是吗?”

打破沉默的是喻文州。

听不出他这两个字里的情绪如何,但他挂在嘴边的招牌式微笑不见了是谁都看得见的。

黄少天僵硬的扯了扯嘴角,想笑却笑不出来。喻文州不再看他,回头对众人说了句:“我还有事,先走了。”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黄少天几乎是想也不想就追了出去,好在喻文州没有走的太快,他甚至还站在原地等着。

黄少天走到他身边,张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那个女生真的只是朋友?你真的不喜欢她?如果一个男人喜欢你的话,你会不会感到恶心?

别逗了,他怎么会说这种话。

然而当黄少天意识到这个想法很荒谬时,他已经说出来了。

又是可怕的沉默。在一片死寂中黄少天正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可笑,

“分人。”

听见他说。

黄少天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喻文州说的是他最后一个问题的答案。分人……吗?

他看着喻文州黝黑的眸子,里面有春水万千,烟波浩瀚。他看不清里面的含义,他怕自己自作多情。黄少天有些慌张的别过头,那一瞬间喻文州眼底好像有失落一闪而逝。

他不敢想太多,只能落荒而逃。

这是他第一次把喻文州抛在身后,足够让他后悔万分。
————————————————————
“呐,讲完了,你有什么见解吗?”黄少天看着低头安静吃青菜的白虎,眼里的留恋挥之不去。

白虎抽空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写着“你这个笨蛋”。

没错,我就是个笨蛋。黄少天在心里想着。

当时竟然为了什么所谓的脸面丢下他一个人矫情的跑了,如果当时他表明了心意,就不会让两人干等那么长时间。

真是能作啊,他仰天长叹。

“少天!”是老王。

“怎么了老王?”

老王朝黄少天笑了笑,“是这样的,咱们看护所来了一头孟加拉白虎这可是极稀有的事儿,老魏打算今天晚上请客,大家一起去吃一顿。”

黄少天有一瞬间的怔愣,像是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回忆,脸上有些为难。

老王显然也是想起了那庄事儿,他也听闻了关于这头白虎的谣言,也有些尴尬。

“你们去吃吧,我就不去了,我在这陪着文州。”黄少天语气淡淡的,摸着白虎的头。

老王想起了他给这头白虎起名的事,脸上犹豫的神色更重了,最后他咬咬牙,说:“少天,其实是这样的。上头派人来发话了,说孟加拉白虎是稀有品种,打算将……它移到专门的孟加拉虎园,以后就,不归咱管了。”说到这儿,他看了看黄少天的神色,见他没有什么不满,又接着说:“大家伙儿看你跟这白虎关系好,怕你舍不得,就想着趁你不在偷偷的将白虎运走……”

黄少天动了动嘴角,“不行。”

老王叹了口气,“就知道你不会同意,但这也没办法,过不了几天就会有检察员来给它检查身体,然后再将它带走。”老王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了一眼温顺的白虎,摇着头走了。

过了一会儿,黄少天坐了下来,摸着白虎的脸思绪飘了很远。

“我不会让别人把你带走的。”他的语气十分坚定,“这一次,谁也别想带走你。”
————————————————————未完。
大概过不了几章就会有R了(*ฅ́˘ฅ̀*)♡
emmmm看过我写的R的小可爱都知道我的R比较简单粗暴……加上之前写的都是bg,bl写起来可能会有些难度……文笔渣用词糙见谅吧|・ω・`)

评论(7)
热度(38)

© 水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