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中。

小号@北城虞歌

企鹅:1990943767

长弧。
不定时更新。

【黄少天x你】需归(一)

※来自 @Sad 小可爱的点文(〃ノωノ)
※ooc慎入!古风向超短篇(第二人称写起来好怪)
※估计一发完不了(#/。\#)

秋意微凉,清风拂过,九月秋水共长天一色。水光潋滟,几片落叶飘零在溪流中,时不时顺着水波打个旋儿。

你坐在溪流边,抬手拭去了额头上滑落的汗珠,抬眼望见高空中悬挂着的火辣辣的日头,不适地眯了眼,遮住那刺眼的阳光。秋后一伏,算不上清爽的衣料略有些黏腻地贴在身上。看着清澈见底的溪水,微凉的触感顺着手指传到心间 真想洗个澡啊!你忍不住感慨。

将溪水往胳膊上淋了些,洗了把脸。又叹了口气,认命地搓起了手里的衣裳。这衣裳可能是洗的次数太多了,原本淡青色的料子有些发白,呈现半透明的颜色。

你站起身,长时间的蹲坐让你的双腿有些发麻,捶了几下后将手在身上穿的粗布衣裳上面胡乱擦了两下,把装了衣服的盆端了起来,向来时的路走去。

你本是二十一世纪根正红苗爱党爱国的三好青年,自从两年前看了全职高手后,便深深陷入黄少天的两颗小虎牙中无法自拔,成了一个专业黄吹。

某天你正翻着黄你的粮,看到一篇名为【我和他的甜心日常】的文,兴高采烈点了进去准备来个饭后小甜点,哪知道抱着吃糖的心思却被塞了一把刀子。你咬着帕子恨不得化身暖心小仙子给黄少一个爱的抱抱,哭着哭着你就睡着了,在梦里你砸吧砸吧了嘴,结局是你跟黄少天修成正果两个人甜甜蜜蜜恩恩爱爱笑傲江湖。

清晨的曦光顺着破旧不堪的窗户照在你的脸上,你皱了皱眉在心里抱怨了句窗帘遮光效果太差,翻了个身继续睡。


……

好像有什么不对啊?我身上怎么这么冷?现在才九月份而且我是盖着被子的啊!你想睁开眼,却被困意打败了,抱紧了身子打算睡五分钟再起来。

“吱吱、吱吱……”

什么声音?你设置的闹铃是黄少的起床版,怎么变了?

你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眼前的一切却惊的你想把眼睛闭上。

这是哪里?

眼前正对着的是漏洞的屋顶,身下垫着的是几把潮湿的稻草。一共不到十平米的小破屋到处是蜘蛛网,吵醒你的是左脚边一只肥硕的老鼠。

大脑死机一分钟后你果断的闭了眼,心脏砰砰跳的速度前所未有,这是在做梦,这是在做梦!你哆嗦着唇在心里安慰自己。

又过了一分钟,你咬着牙睁开了眼。

被刷成淡紫色的墙壁,睁眼可见的黄少天加大版海报,还有那聒噪的起床铃。一切让你感觉亲切之至。

你将卡在喉咙里的一口气舒出来,准备下床洗个脸清醒一下。

刚一下地,你感觉眼前一片眩晕,空间似乎扭曲了一瞬,事物瞬间颠倒过来。而下一秒,你发现自己站在了那个小破屋里。

嘎?

这是怎么回事?你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怎、怎么又回来了?

你在原地转了几圈蹦了几下,没有再次转换的迹象。颓废地坐倒在稻草堆上,穿越了,你清楚地意识到。

————————————————

大约在这里生活了一个月,你还是没能完全适应过来。你读的是历史系,而现在生活的地方却不属于你接触过的任何一个朝代,好在自己了解一些古时的习俗,到也没惹出什么大乱子。

唯一让你头疼的就是怎么维持生计,你所有的文凭在这里一文不值。只能白天去给客栈打打杂,独自生活让你养成了自立的性格,还能做的一手好菜。

你白天在客栈打杂,闲着的时候还做起了说书的生意,给客栈揽来了不少酒客。

客栈的老板笑的合不拢嘴,包吃包住不说,还给发工钱。

于是你就在这福来客栈里做起了三份工作,到也不是很忙碌,最起码不用饿肚子在那小破屋里怀疑人生了。这时候你才庆幸自己是文科生,肚子里的墨水存的够多,每个典故说出来都让人耳目一新。

但你不想在这里安稳地过下去,肚子里墨水虽多,但早晚有干涸的一天。厨艺虽好,但早晚有客人吃腻的一天,自己所能做的就是在还能应付的时候,多攒些钱,如果能回到原来的世界还好,如果回不去,最起码能养老。

你拿着这个月的月钱打算去买件衣裳,身上穿的这件还是酒馆给发的,类似于工作服的衣服。身上黏腻的感觉不适极了,去布庄选了朴素的料子,付好了定钱。

回客栈的路上碰见了同是给客栈做饭的厨娘张大娘,张大娘为人热心得很,你刚来的时候难免受欺负,都是她处处照应,她说,你跟她的闺女长得像,可惜她闺女早早就出嫁了,一年下来也碰不了几次头,看见你就像看见她闺女一样。她去买了西瓜,说是最近天气炎热,老板决定给每个客人都送上一块西瓜解解暑。张大娘递给了你一块,正巧嘴里干涩的很,连忙道了谢接过西瓜。

你一边听着张大娘给你讲着这里的风俗习惯,一边往回走。你隐约觉得张大娘跟你讲的习俗都是有关男女婚嫁方面的,加上她一脸暧昧的表情,你尴尬的涨红了脸。自己的这个岁数放在古代确实是应该许配人家了,可在现代你还只是一个大二的学生啊!而且一心沉迷黄少连恋爱都没谈过。

正想着怎么应付过去,就听见前面传来一声叫喊 “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周围立马聚集了不少人,你出于好奇拉着张大娘也凑了过去,让你疑惑的是,说话人的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你站在人群中间,努力的挤到前排,看见远远地跑来一个黑色的身影,后面还有人叫喊着“你个小子有种别跑!你吃飞毛腿长大的吗?个子不高退也不长跑的到挺快!偷了本剑圣的钱袋你还想跑到哪去?乖乖的跟我去见官吧!”

你本来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一开始听那人说话的语气感觉很熟悉,直到最后听到了“本剑圣”三个字如雷贯顶,再结合这熟悉的声音,这不就是你心心念念的黄少吗!

你慌张的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脑子里被“黄少天”三个字刷了屏,突然感到有人拍了自己一下,你一惊,手里的西瓜皮从手里飞了出去,刚好落在奔驰而来的黑衣人身前。那人反应到快,看到有不明物体向自己袭来,略微顿了一下就给避开了。

而随后而来的白衣人却没料想到,他一心在前面的人身上,根本没留意脚下。

随着一声惊呼和“扑通”的一声,你不忍直视地闭上了眼。

等白衣人站起来时,那黑衣人早已跑得没了影。

你盯着白衣人的脸恨不得盯出两个窟窿,这略带稚气的脸就是你心心念念的黄少啊!你觉得自己飘飘然似乎要登仙了,直到黄少天黑着脸拿着西瓜皮向你走来。

“这是你扔的?”他咬着牙问。

“……啊?嗯……”男神就站在自己眼前,你费了好大力气才压抑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好让自己没扑过去。

他沉默了半晌后,爆发出一阵咆哮:“你不知道不能随便扔垃圾吗?!你就算扔你不能换个地儿扔吗?!你就算在这扔你不能扔的准点吗?!你知道我等这个小贼废了多大功夫吗!好不容易快要抓到他了却让你给放走了!你——气死我了!”

你看着黄少天在自己面前快要跳脚,知道自己做了错事,也不知道怎么挽回,只能干巴巴地道了歉。

“那个……对不起啊,要不,我以身相许?”

你看着上一秒还气急败坏的人立马安静,错愕地看着你似乎石化了一样。

“你……你刚刚说什么?”

他似乎是很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字眼。

你眨眨眼,无比严肃认真的重复了遍,“我没有钱,只能以身相许了。”你就收了我吧收了我吧!

黄少天咽了咽口水,张开了嘴,就当你满心欢喜准备收拾包袱跟黄少一起浪迹天涯的时候,他转身跑了。

转身……

跑了……

“我我我们还是有缘再会吧——”

他的声音顺着风穿进你的耳朵。

???卧槽?

刚到嘴边的鸭子就这么跑了?不科学啊!你在原地抓耳挠腮,忽略了旁人指指点点的话语。

张大娘一把拉过你,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似乎在埋怨你太不矜持,丢了这么大的人,又开始替你操心以后这事要是穿出去,你一个黄花大闺女该怎么嫁人之类。

“哎呀!你说你,性子怎么那么急,人家一个剑圣那是行走江湖的人!你怎么那么糊涂啊!”

“什么?他真是剑圣?”你抓住张大娘急切地问。

“是啊!剑圣黄少天谁不知道啊!他是走江湖的,虽然是个侠义之士,但怎么能给你一个安稳的家啊!咱们女人就该找个本本分分地人家安稳地相夫教子就行了……”

“侠义之士?他都做过什么好事?”你双眼放光,拉着张大娘的袖子。

张大娘怪异地看着你,“你刚来这边可能不了解,剑圣黄少天带着一把冰雨剑年纪轻轻踏入江湖,干了不少好事呢,他对付的都是那些富贵官宦,专门欺压老百姓的恶人,帮助的都是一些孤儿乞丐,是个善心人。但要嫁人的话,他绝不是合适的良人。”张大娘着重强调了最后一句。

然而你自动把最后一句话过滤掉了,脑海里全都是“我家黄少怎么这么帅气”,早已产生了非卿不嫁的念头。

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你叹了口气,跟张大娘向客栈走去。

————————————————未完
第一章先到这里啦!我先去写会儿作业(*'へ'*)

评论(6)
热度(85)

© 水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