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中。

小号@北城虞歌

企鹅:1990943767

长弧。
不定时更新。

【周泽楷x你】 我想,喜欢你

※提前生贺
※私设+ooc(机器人梗)
※超级长!前4k字超级平淡!
※哦!又烂尾了——
——————————————————
part.1

有些事物,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消亡。像是夜幕上曜曜划过的流星,那美丽的璀璨只耀眼了一瞬,它留下的只有身后零星的火星罢了。

你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这个目光中含着期待的男人。

你静静地看着他,直到他眼里的期待渐渐消散。

他叹了口气,嘴角勉强勾起一抹笑,对你下达了第一道程序。

“周泽楷,你的主人,你唯一的信仰。”

他好听的声音落在耳畔。浑身像是被电流通过一样,这句话输入到了芯片中,是你接收的第一道程序。

——周泽楷,我的主人,我唯一的信仰。

part.2

你知道了自己跟周泽楷是不同的。

你是他发明出来的机器人,他是你的主人。

科技总是不断发展的,机器人研究所的人正努力研发一种具有人类情感的机器人。实用性强与不强似乎已经不再重要了,他们要的只是一个标志,一个引领科技的最先进的机器人。

周泽楷将最好的部件都用在了你身上,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是生物组织拼凑而成,外貌体型都精致至极。

但你有一个不足,一个他们一直没有突破的缺口。

周泽楷失败了。

他在研制的过程中出了一点失误,导致两年多的努力全部作废。而且失望的也不只他一人,全研究所的人都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他无疑是最出色的,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万无一失的时候,却偏偏出了差错。

当周泽楷带着你来到研究所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聚在你身上。

你安静地站在他旁边,众人对你的打量似乎对你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你可以很轻易地解读出他们的心理活动,当然也包括周泽楷的。但你没有试过,因为不敢。

周泽楷对你而言是神圣的。像是上帝之于圣徒一般,带着敬畏而虔诚的,想要匍匐于他脚下。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你的缺陷。

之前敬佩期待的神情立马变了样,换上了他们本来的面容,不屑又鄙夷。

就是这样,当他将自己的名利期盼压在你身上时,都想着法儿地讨好你,而当他发现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时,便会毫不犹豫地将你踏下云梯,有时还会恶劣地踩上两脚。

你依旧沉默地站在周泽楷身边,他不动声色地握住了你的手,将你护在身后。

“抱歉,是我的失误。”

是你第一次听到的那个声音。带着些冷泉的清冽,却又不会让人感到不适。

周泽楷鞠了一躬,握着你的手紧了紧。你跟着他鞠了躬,标准的九十度。

没有人说话,他们中多数人还是忿忿地,其中还夹杂着些幸灾乐祸。

“小周,你过来一下。”

一道清冷的女声。

你顺着声源望去,一位留着干净利落短发的女人,穿着米白色的职业套装。没有多余的妆容,自带着一种清新爽朗的气息。

你跟在周泽楷后面走了过去。短发女人看了你一眼没有说什么,转过头看向周泽楷的视线里带了些严厉。

“小周,我们研究所的希望全压在你身上了。我知道你有压力,也知道你不容易。可你这怎么突然出现问题了?不是已经确保过了吗?”

周泽楷垂下了眼,纤长的睫毛轻颤着,“……对不起。”

女人抬手揉了揉眉心,见他这幅样子似也不忍多余责备,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算了,你先回去吧,好好休息。”

周泽楷点了点头,耳朵有细微的淡粉色扩散。

他牵着你的手有些湿濡,临走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一眼那女人。

part.3

你温顺地跟着他离开,出了研究所他还在握着你的手。耳尖的淡粉色还没有消退,好像在思索着什么。微风吹起他额前的碎发,他的面容更加柔和。

主人,他真好看。

你在心里想着,这是绝对没有勇气说出来的,怕亵渎了那份神圣。

一直牵着你回到了家,那个你最初看见的地方。

直到他找钥匙时,才连忙松开你的手,“抱歉……”

他耳朵又染上了那浅浅的淡粉色,眼神有些躲闪。

你活动了下手指,轻轻摇了摇头。

“主人,机器人跟人类,有什么区别?”

周泽楷转过身看着你,好看的眉毛略微皱起,好像有些疑惑你会这么问。

“机器人和人类最大的区别,就是没有情感。”

他的眼里带了些歉意。“对不起,是我的失误。”

你眨了眨眼,“情感是什么?”

他有些为难,“情感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感受,喜怒哀乐,喜欢和讨厌。”

发自内心……吗?

难怪你没有。

机器人,哪来的心。

“谢谢您,主人。”

part.4

你站到镜子前,镜子里有一个女人,精致的容貌,美好的身材。

你的眼睛跟周泽楷有几分相似,却又有很大差别。

他的眼睛像是纳瓦绿松石一般的,蓝色与碧色之前的一种极其美丽的颜色,像深海里的精粹,又像深林中的幽静。

他笑起来眼里有点点碎光,原是冰凉凉的颜色也变成了丝丝缕缕的温柔。

这就是情感吧。

你看着镜子里女人的眼睛,一样美丽的颜色,确是冰冷而空洞的。你试着牵起嘴角,做出一个微笑的动作。

还是冰冷冷的啊。

通过镜子,你看见了身后的周泽楷。

他眼里的愧疚显而易见,是不需要解读的。

“我会努力,让你和人类一样的,你……信我吗?”

——你,信我吗?

怎么可能不信。

你可是我的主人啊。

你点了点头,没有回头,向镜子里的他笑了笑。

机器人,如果有了情感会变成什么样呢?

part.5

他这几天都没有睡好,眼睛下面有了一圈浅浅的乌青。

你熟稔地绕到他身后,轻轻揉按着他的太阳穴。

“谢谢你。”

“不用谢的。”

这对话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

你被创造出来的意义就是为他而服务的,他却每每都很生疏客气。

“我带你去个地方吧。”他放下了手中的资料。

“好。”

你帮他拿来了外套。

part.6

他买了很多企鹅玩偶。

……原来主人喜欢这个。你默默记了下来。

他的心情似乎很好,脸上一直挂着笑,眼瞳里潋滟一汪春水。

“去孤儿院。”

“好。”

他弯了弯眼,抬头在你头顶揉了揉。

“那里都是小孩子,他们都是天使。”

你有些讶异他会跟你解释,不管是哪,我都会跟你去的。

part.7

主人真的很喜欢小孩子。

你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他的目光很柔和,是极少见的温柔。棕色的碎发微微散落在耳后,阳光落在上面反着亮光,带着和煦的味道。

他被孩子们围在中间,分发着企鹅玩偶。嘴角是溢出来的笑意,棉花糖一般,软软甜甜的。孩子们的脸上也都洋溢着笑容,向阳花一般朝气蓬勃。

“姐姐,你长得真好看。”

你低头望去,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姑娘正牵着你的衣角,怀里还抱着一个玩偶。

“谢谢,你也很漂亮。”

你很想摸摸她,却又怕碰坏了她。

这些孩子真的像天使一般。

“姐姐,你和周哥哥是好朋友吗?”

小姑娘睁着大眼睛问。

“不,他是我主人。”

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姐姐,来跟我们一起玩吧!”

“不……”

话还没有说出口,小姑娘却已经拉起了你的手。

她的手真小啊。软软的,小小的。

你忍不住笑了笑,原来,我也有资格触碰这些天使。

“姐姐,你等等我,我给你看个东西!一定不要走哦!”

“嗯。”

你看着小姑娘跑开,脑后的马尾一摆一摆的,似乎能从发梢间感受到她的活力。他们是天上的天使,是林间的精灵,是造物主的恩赐。

不一会儿,小姑娘就跑了回来,这次怀里抱着的东西变成了一本画册。

“这是周哥哥送给我的!”

小姑娘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语气里还透着一股骄傲。

你的手指搭在画册上,不知道该不该翻开。

这样会不会冒犯了主人?主人会不会生气?

你还没有决定,小姑娘就已经替你翻开了画册。

“姐姐你看!这是周哥哥画的企鹅!”

你看着第一页里长得肥肥胖胖的企鹅,嘴角忍不住勾起。白白的肚皮,黑豆一样的眼睛,这大概是能认出这是个企鹅为数不多的标志了。

“姐姐,你笑起来真好看……”

小姑娘呆呆地看着你,捏着裙角的手紧了紧,“可是好像、好像少了点什么……”

她歪头想着,小小的眉毛都皱在了一起。

少了点儿什么吗——

“在看什么?”

突然出现的男声让你略微惊讶。

“主人……”

周泽楷看到了你拿着的画册,脸上有细微的尴尬,“这是很久以前画的……”

他抬手摸了摸鼻尖,耳朵又染上一层薄薄的绯色。

“主人画的很好。”你面不改色地说。

不管怎样,让他开心就好了吧?

“姐姐喜欢的话,就送给姐姐了!”

小姑娘握着小拳头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一样,她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清澈透亮的像溪水边的小鹿,“但是、但是姐姐以后可以来看看我吗?”

没有办法拒绝的。

“可以。”

小姑娘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如一枚新月,上挑的唇角带着最纯璞的欢喜。

突然地,她拉下你的脖子,在你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带着懵懂的小心翼翼,与她最纯真的情感。不掺任何杂念的,最纯净的吻给了你如教徒聆听圣经般的救赎。

“姐姐,我喜欢你!”

——喜欢。

你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也想……喜欢你。

可是,机器人而已,哪有什么资格说喜欢。

part.8

“你不用一直拿着它的……”

从孤儿院回来以后,你就一直拿着那本画册。但是你只看了第一页,那似乎已经是对自己最大的容忍。周泽楷忍不住提醒你,那毕竟是儿时的画册,现在看来多少有些尴尬的。

没有丝毫犹豫地,你将画册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抽屉里。庄重的像是放了什么极其珍贵的宝物。

周泽楷叹了口气,“虽然你是我创造出来的,但你不必对我这么拘谨。”

你垂下眼,盯着地板上的流纹。您是我的主人,是我唯一的信仰啊。

是我所存在的唯一意义。

你抬头看了看他,眉头却皱了起来。

“主人,您的脸色很不好。”

周泽楷微愣,随即笑了笑,“没关系的。”

他脸色很苍白,眼睛下的一圈乌青更加明显。

part.9

周泽楷确实病了。

在他逞强的第二天就晕倒了,不仅是睡眠不足,在去孤儿院的路上受了凉,加上最近疲惫不堪,身体一下子没能受得住。

你将他搀扶到床上,给他盖好了被子。

他的额头有些烫,你想了想,在医药箱里扫描了一下,准确地找到了退烧药。倒了杯热水,让周泽楷靠在自己身上。

“主人,吃药。”

他半睁开眼,就着你的手吃了药。

薄唇擦过你的掌心。你有一瞬间想将手撤回来,怕自己……玷污了他。

逾矩。

是你绝对不能宽恕自己的。

你扶着他躺下,刚要起身却被他拉住了手。他掌心的温度热的灼人,脸颊也腾起一片不正常的绯红。紧闭着的眼睫轻轻抖动,极不安稳的样子。

他嘴唇翕动了两下,你没有听清,凑到他唇边轻声问:“主人,您说什么?”

温热的呼吸吐纳在你的耳畔,周边是他的气息,炽热的温度。

“抱抱我。”

“不——”

不可以,主人。这太放肆了。

他却不容你拒绝的伸手一拉,没有防备的被他抱在了怀里。

你看着他弧度优美的下巴,冷静地开口,“主人,我不能容忍自己这么放肆的。”

他似乎没有听清,还用下巴蹭了蹭你的额头,“唔……凉。”

你反应过来是自己的体温比人类要低一些,浑身炽热的他接触到会很舒服。

随即你将自己的体温调的更低了些,却不会让人感到寒冷,你感觉到他将你搂的更紧了些。

罪恶。

将你拉入深渊。

明明知道这样做却是不被允许的,明明可以推开他。却由着体内另一个声音告诉自己——

这是为了主人的身体。

你伸手环住了他。

真是卑劣。

part.10

你一直没有闭眼,维持这个体温是要耗能的。清爽的凉意散出去的同时也带去了你的能量。

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等着主人醒来。手臂垫在他的脑后,已经没有知觉了,你体内流动着的是血液。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周泽楷悠悠转醒,他的体温已经降了不少,两人贴的极近,他的呼吸也不再那么炽热了。

“主人,我去开门。”

他看清了怀里抱着的你,连忙松开手,刚恢复白皙的脸颊又熏染上淡淡的绯红。

起身活动了下手臂,麻麻的酥痒感针刺一般。你听见身后的周泽楷说,“抱歉……”

你顿了顿脚,没有回答他。

抱歉。

不,这是我应该说的。

门外站着一个女人。

干净利落的短发,依旧是那套米白色的职业套装。

“您好。”

你侧身,恭敬地鞠了一躬。

“你好。”

她点了点头,径自走进了屋子。

你轻轻关上门,跟在她身后。女人在床边站定,皱眉看着刚撑起身的周泽楷。你低着头站在一边,一只手揉着胳膊。

“病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已经好了。”

你从女人的眼神中解读一种情感,一种你奢望而注定得不到的情感。

——心疼。

“麻烦你去买些水果。”女人回头对你说。

你没有回答,抬头将视线转向周泽楷。

他点了点头。

“好。”

你上前接过他递过来的钱包,出了门。

part.11

你走在街上,搜索者清热解毒的水果。

手里握着的是一款极其简洁的纯黑色钱包,干净大方,含蓄内敛着光华万千。

买了些梨子,正准备回家时听到身边有个女人说,“今天是圣诞节,你不准备送我点礼物吗?”

圣诞节?

你停住脚,在信息库里搜索着这个词。

“当然送,礼物我都选好了。”有个男人说。

两人交谈着从你身边擦肩而过,你看着他们的背影。女人挎着男人的胳膊,两人的样子很亲昵。周泽楷跟你介绍过,这是情侣。

是两个相互喜欢的人。

你转身向反方向走去,在一家礼品店门口站定。

店家主人是一位四五十岁的女人。

她很热情地将你迎了进来,“姑娘长得真漂亮,要选点什么吗?”

“你好。”你尽量露出一个微笑,“我想……买礼物。”

礼品店里摆着许多你叫不出名的东西,只能一个个扫描然后搜索相关信息。

女店家笑着打量你一眼,“是送给男朋友的吧?今天好像是什么圣诞节,你们这些小年轻就爱搞这些浪漫的把戏。”

男朋友?

不,他是我主人。

你不知为何没有说出来,只有一个声音在你体内小声反驳着她,却显得那么底气不足。

“他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女店家见你没有否认,笑眯眯地开始询问你的意见。

“企鹅。”

他大概,是喜欢的吧。

她在店里找了找,拿出了一件企鹅外形的礼品。

“这杯子你看怎么样?”她将杯子递给你,“我听那些年轻人说,‘一杯子 ’谐音‘一辈子 ’,代表你想跟他在一起一辈子呢。”

一……辈子?那是多久?是我所能陪伴主人的时间吗?

竟然有这种妄想。

你摸着杯子,指尖划着企鹅的肚子。

“好,就这个吧。谢谢您。”

女店家将礼物包装好,笑着说,“姑娘很爱你男朋友呢。”

……爱?

连心都没有的机器人,用什么谈爱。

礼品店门口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像是在嘲笑你这卑微的念想。

part.12

你回到家的时候短发女人已经走了,周泽楷静静地坐在床上不知道想些什么。眼睫低垂着,安静的美丽像上好的玉石,毫不张扬地蕴藏着自己的流光,雨后青石板上清新而安逸的气息一般。

他听到声响,抬头看向你,“怎么这么慢?”

“抱歉,主人。”

你将钱包放在桌子上,把梨子洗好切成小块,用盘子盛着递给他。

“那是什么?”周泽楷接过盘子,注意到你手边的礼品盒。

你将杯子拿了出来,指尖握着杯沿有些发白,“圣诞节礼物。”

他微愣,好看的眼睛里有些许错愕,“这是……送给我的?”

你点点头,嘴唇紧紧抿着,甚至将视线移开,盯着被子上简单的花纹。

害怕,被他看透这卑微的念想。

“谢谢,我很喜欢。”

你抬头,撞进他带笑的眼。

主人的眼睛真好看,烟波里盛了万般温柔,三千春水。漾着点点波光,你看见了他眼里的自己。

你勾起唇,希望显得不要那么冰冷。

“送给你。”

你接过他递来的东西,两支小小的,企鹅形状的。

“这是耳坠,挂在耳朵上的。”

周泽楷解释着,两朵粉色的烟霞又出现在他的脸上,眼里似乎有些许水光,清澈而幽深。

“谢谢你,主人。”

你小心翼翼地捧着两个耳坠,珍贵的如稀世珍宝。眼神一直紧紧地盯着,害怕它们会突然消失一样。

我也……很‘喜欢 ’。

part.13

周泽楷休养好了身体,研究所的人就提出去旅游放松一下。

“去看海,可以吗?”他征求你的意见。

你点了点头,“好。”

海是什么,你并不知道。只是从信息库里几张图片有个大概的了解而已。

很蓝,很广阔,见不到的边际就像你看不到的未来。

你替他收拾行装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一个日记本。

应该将它放到原处,你告诉着自己。

目光紧紧盯着那个笔记本,手指碰到上面竟有轻微的颤抖。

太过于放肆了。

当你翻开日记本第一页的时候,似乎体内有个声音低低叹息了一声。体内的程序不受控制地错乱了一瞬,芯片似乎也有一瞬间灭了光亮。

『我想跟她说话,可是她好像不喜欢我。』

『我一定要努力创造出最先进的机器人!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她今天生气了,是我做错什么了吗?』

……

『失败了,她会对我失望吧……』

『她今天让我好好休息,是在关心我吗?』

门外有脚步声传来,你将日记本合上,没有看到日记背面写的一行小小的字。

part.14

你的泳装是短发女人准备的。

穿着泳装的你可以说是很吸引眼球了,完美的身材精致的面容,五一不是人人艳羡的。

周泽楷一直挡在你身前,替你挡去了不少目光。

那些人目光里的意味你一眼就能解读出来,肮.脏而贪.婪。

不想让主人受这样的目光,可他却执意挡在你身前。

保护你是我的职责啊,主人。

海风吹拂起你的发,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那种纯真的,自然的,不需任何雕饰的如图主人身上的气息一般。

你在沙滩上走着,一直没有触碰海水。

这是你第一次对某种事物产生了抵触。

无关乎想与不想,像是某道输入在你体内的程序,抵抗着你靠近水边。

而周泽楷也一直没有下水。

其他人都玩的很开心,只有那个短发女人目光复习的向这边望了一眼,你从中解读出了担忧与无奈。

虽然疑惑,却也不会问出来。

你是没有资格插手主人的情感的。

而周泽楷好像是看出了你的疑惑,“怎么不下水?”

你摇了摇头,“不知道。”

确实是诊断不出来的,自己的这份抵触好像是一道程序,不属于自己控制的指令。

周泽楷顿了顿,忽而笑了出来,“抱歉,可能是我的问题。”

他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尖,“可能是我的感情植入到你体内了,变成了一道程序。”

你点了点头,等着他的后文 。

“我小的时候溺水过,是我姐姐救了我。”他盯着地上的沙砾,似乎陷入了回忆,“姐姐对我很严厉,但是她人很好……”

你静静地听着,盯着他从他掌心滑下的沙。

“其实,我——”

“快来人啊!救命啊!”

周泽楷的话被猛地打断,求救的声音是他一位同事的。

他猛地起身,看向那人手指的方向。海边已经围了许多人,却没有人下水去救援。

周泽楷的神色猛地一变,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姐——!!”

你一震,看清离海岸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有一个人在水中挣扎着,双手在空中不停挥舞着。只有一个气垫孤零零地飘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是那个短发女人。

周泽楷已经拨开人群,慌乱地往那个方向跑。

你连忙追了上去,将他拉了回来。却被他大力甩开,“放开我!我姐姐在那边!”

你任由着他大力拍打着你,已经处于疯狂的边缘了。冷静的眼睛对上慌乱的他,“我去救。”

碰到海水的那一刻体内已经有警报在响了,程序明确地制止你接下来的动作。可你却顾不了那么多了,扎入水中,扫描着女人的具体位置。

海水真冷啊。

你有这酷似人类的温度感觉系统,冰冷的海水似乎要透过肌肤,你关闭了呼吸功能,水流冲进眼睛里涩涩却不疼。这大概是机器人唯一的好处了吧。的体内的警报还在不停地响着,手脚像要被人束缚住一样,努力地向前游着,这是你的职责。

触碰到了女人的衣角,一只手从她腋下穿过,就近带着她游到了气垫旁边。

你快速搜索着急救方法,却不知为何程序启动的迟缓了些。

指尖碰到了女人的衣角,一只手从她腋下穿过,就近将她带到了不远处的气垫上。

她的眉头紧锁着,脸色有些发青。有些短发黏在了脸上,你按压着她的胸口,直到她咳出水来。

她虚弱的睁开眼,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根据嘴型判断应该是“谢谢”两个字。

你摇了摇头,“您不用谢的。”

救生员已经赶了过来,递给你们一瓶矿泉水,将你们送回了岸。

周泽楷急忙跑了过来,搀扶住你身旁的女人,眼里满是焦急,“姐,你没事吧?”说着将手里拿着的外套盖在了她身上。

她摇了摇头,扯出一个牵强的微笑,“我没事”又转过头对你道了声谢。

周泽楷才注意到旁边的你,“谢谢。”他低声说。

被海风一吹真冷啊。

“您不用……说谢谢的。”

part.15

你环住胳膊,想要驱走寒冷。

体内的警报已经不再响了,可身体还是迟钝的很,连走路的速度都慢了许多,你甚至能听到体内的零部件在嘎嘎作响。

之前为了给主人降温已经消耗了很多能量,现在又强行违抗指令,身体的承受能力差不多达到了红线。

“你没事吧?”

周泽楷不知何时来到了你旁边,给你盖上了一条浴巾。

你围上浴巾,轻轻摇了摇头,甚至听见了部件摩擦的声音,“我没事。”

你赶紧自己的发声系统似乎出了点问题,说话的语调都变得很生硬,一字一顿像是硬挤出来的一般。

他还是一脸担忧的望着你,欲言又止的表情。

主人在……担心我?

突然眼前一片黑暗,体内的芯片灭了灯。

part.16

之后发生了什么你已经不知道了,最后还是没能支撑的住。

醒来的时候周泽楷并没有在房间,但桌子上有两杯水,其中一个是你送给他的企鹅杯,水还是温热的,应当是刚离开不久。

你检测了下身体,能量已经恢复了些,但还是连移动都很困难。

“你醒了?感觉好些了吗”

周泽楷从门外进来,手里拿着两支小试管,里面装着透明色的液体。

你点了点头,“好些了。”

“把这个喝了,恢复能量用的。”

你接过试管,喝了下去。微甜,有淡淡的蜂蜜清香。

他在床边坐下,一手支着下颚,“以后不要这么逞强了。”

你点了点头,对上他的视线又低下了头。一撞到他的视线就会解读出他的想法,你有些……害怕。

害怕自己卑微的念头冲撞了他。

头顶的发丝被人揉了揉,你还是一直盯着眼前的床单。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周泽楷起身去开门。

你看着他的背影,似乎还能感受的到他掌心的温度,他担忧的神情。

part17.

“周先生,还请你开个价,这机器人多少钱才卖?”

门外的交谈声清晰的穿进你的耳朵,你的听力视力本就比人类要好上许多,即使是处于虚弱状态,想要听清楚正常分贝的交谈声也是不成问题的。

“我说过了,这机器人,不卖。”

周泽楷的语气带了些不耐,好像已经不止一次重复过了,坚定的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而另一个声音的主人似乎也动了怒,“周泽楷,我是看在你是研究所的人才给你这个面子的,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不想再重复了,这机器人不卖。”周泽楷的声音倏地冷了下来,你没有听过的,清冷中夹杂着怒气。

突然,一阵闷哼隐约传来,你辨别出是周泽楷的声音,顿时挣扎着要起身。

身体沉重极了,活动一下都能听见体内零件摩擦的声响,生涩地像初始时接触这个身体一样,体内的红线警报又开始响了,它在提醒你不要做出超出身体负荷的事。

你慢慢挪移着,僵硬地迈开步伐,连搭在门把上的手似乎都没有力气扭动。咬了咬牙,强行驱动手指转动把手。

客厅里有两方在对峙,而周泽楷明显处于弱势。他双手被人扣着,额前的流海有些散乱,清澈的眼睛也布满了怒气。

听到声响,两方都回头向你,周泽楷对面站着的是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你冷冷地扫向他,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想法,不管穿的再怎么华丽,依旧掩盖不了他心中那卑劣的想法。

“放开主人。”

语调冰冷而生硬。

“你快回去!”周泽楷皱眉看着你,想要将你拉进卧室双手却被人扣着动弹不得。

“抱歉,主人……”

这个指令我不能遵循。

你走到周泽楷身边,伸手搭在扣着周泽楷的人的手腕上,眼中猛地发出一道红光,手指微微用力。

骨节断裂的声音和哀嚎声在屋子里格外清晰。

你知道,你强行启动程序会让身体更加无法承载,但没有别的办法了。

西装男人皱了皱眉,比了个手势。他旁边的两人从怀里拿出了一把匕首,冷光森森。

“周泽楷,我劝你还是识相些比较好。”

周泽楷抿唇,将你护在了身后,“这机器人,不卖。”

你看着他的侧脸,额角有汗珠滑下,染湿了他鬓角的发。他总是想将你护在身后,想要……保护你。

这明明,是你的职责啊。

西装男人发出一声冷笑,“上。”

part.18

周泽楷被划了一刀,伤在胳膊上。

鲜血不断流出,很快就染红了半边衣袖。

你盯着他的伤口,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变成了红色的。

体内的芯片热的炽人,警报声响起的频率已经达到了最快,你什么都感受不到,只能听到体内一个声音在不断地对你说——

杀了他,杀了他。

眼球变得通红,体内的仅存能量全都聚集在了一起,甚至超出了身体所能承受的最大限度。

你握住匕首,鲜血顺着手掌滑落,却感觉不到痛楚。

匕首被你捏的变了形,最后变成了两半。

你反手将匕首抵在西装男人心脏的位置。

“你该死。”

你看见了他眼里的极度惊恐,和他眼里的自己。

一个双目赤红,冰冷如罗刹的女人。

part.19

这次你陷入待机状态的时间很长。

研究所的人都认为你体内的芯片被烧毁了,醒不过来了。

只有周泽楷一直守着你。

他想唤你醒过来,却发现他连名字都没有给你起。

你的装配都是最好的,但身体承载力还没有达到最完美。而且,你有时还会不受控制。

当你醒来时,第一个得知的就是这个消息。

手不受控制的一抖,碰碎了旁边的杯子。

你盯着地上企鹅杯的碎片,一辈子……注定是虚妄。

你将被送去改造,所有的程序将会被刷新,记忆也将被清除。

一个新的机器人。

没有选择,你只能接受。

你被送去改造的那天,周泽楷没有来。

你目光一直盯着门口的方向,想看见的那个人一直没有出现。

只有冰冷的仪器和苍白的灯光。

这卑微的念想啊。

你闭上了眼,关闭了自己的程序。

手里握着的,是一对企鹅吊坠。

part.20

周泽楷藏着一个秘密。

当他的机器人被送去改造那天,他没有去,却在之前做了一点手脚。

他将一道程序设置成了不可改变。

那道程序将永远地保存在机器人的芯片中。

卑微的念想啊。

不敢承认的,他喜欢上了自己创造的机器人。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在她送给自己第一个礼物的时候?在她消耗能量给自己降温的时候?在她强行抵抗程序下水救人的时候?还是在她因为自己受了伤而脱离控制的时候?

大概,是在她努力微笑,想要变得跟人类一样的时候。

隐藏了这么久的情感啊,明知道是禁忌却又不受控制的沦陷。

就这一次,原谅我的私心。

end.

改造后的机器人将具备人的情感。身体承受能力将会提升,各个系统的功能将会加强,而且也不会出现不受控制的情况。

这次周泽楷没有失败。

他守在床边,静静看着床上的人。

机器人慢慢睁开眼,一双纳瓦绿松石一般的眼清澈干净。

他听见机器人缓缓开口——

“周泽楷,我的主人,我的信仰。”

这是他私心留下的程序。

机器人顿了顿,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想,我现在,有资格喜欢你了。”

————————————————End
强行HE……好吧我又烂尾了……

我到底在磨磨唧唧写什么!!!

评论(44)
热度(474)

© 水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