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中。

小号@北城虞歌

企鹅:1990943767

长弧。
不定时更新。

【恋与男你】 春/梦

※ooc

※白/许/李/周

※送给我滴棠!!! @樱棠 


——————————————————


【白起】



白起猛地睁眼,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睡着了。因为今晚事情较多,他便留在了警队。




可没想到自己竟然做了这样一个梦。




简直比真正实践时还要清晰。让他忍不住红了脸。




他强迫自己打起精神,脑海里却不断闪过梦中的画面,扰的他思绪根本无法集中。




无奈地拿出手机翻看着你的照片,可非但没将那把邪火压下去,反而烧的更甚。




他看了眼时间,慢慢拨通一个电话,却没想好该怎么说。




你正在家里吃着零食看着电视剧,好不容易有一天白起没在家里催你睡觉,你正打算熬夜到天亮。




冷不丁一个电话打过来吓得你一激灵,屏幕上显示的名字让你一愣。




连忙擦干净满是油的手指接了电话。




白起听得电话“嘟嘟”了两声,随即便是你略带疑惑的声音。




你此刻的声音渐渐与他梦中绵软的喘/息声重合。




他的呼吸顿时粗/重了几分。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口中干燥的很。




你心里想着他是不是特意打电话来催你睡觉,等了一会儿却不见有任何声响。




你焦急的问了几声,电话那边才缓缓传来他略显沙哑的嗓音。




“……我想你了。”







【许墨】



你在夜里睡得很不安稳,总觉得有一道视线紧紧盯着自己。




迷迷糊糊睁开眼,不料真的对上一道视线。




你顿时吓的惊叫一声。




不管是谁,大半夜起来发现有个人一直在盯着你都是件很惊恐的事儿。




尽管那道视线温柔到了极致。




“许、许墨……你怎么还不睡?”




你抚着怦怦乱跳小心肝给自己顺毛。




“抱歉,吓到你了。”




许墨眼里有了些歉意,“我做了个梦。”




你蹭到他怀里,熟悉的气息包裹着你顿时感到倦意,简直比催眠曲还管用。




你含含糊糊地应他,“嗯,什么梦?”然后在他怀里寻了个更舒服的位置。




他轻抚着你的背,“你想知道?”他的声音似乎带了些蛊惑。




你没多想就点了点头,“嗯。”




却不想他的手指滑进了你的睡衣,在你的背脊处流连。




你瞬间绷直了身子,瞌睡虫一扫而光。




“你、你做什么?”话说的不利索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你不是说,想知道我做了什么梦吗?”




“我做的梦,就是这个。”




他的手指慢慢下滑,落在你的尾骨处。







【李泽言】



李泽言醒来时兀自苦恼了好一会儿。




他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做这种梦。他把原因归咎于自己工作压力太大。




看了眼仍旧在他怀中沉睡的人,在梦中不曾体验过的触感此刻格外清晰。他的手掌虚握了几下,才缓缓将你放到一侧。




自己独身起来打算去冲个冷水澡。




你睡眠一向很浅,听到声响后反射性地向旁边一靠,却扑了个空。揉了揉眼睛坐直身子,“老李,你去哪?”




还带着睡意的嗓音有些沙哑,他转身,便见你半边白皙的臂膀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身体某处难受的厉害。




他沉默半晌,慢慢走向床边。




“既然你醒了,倒省了不少麻烦。”








【周棋洛】



周棋洛在旅店醒来时手里还握着广告词。




最近忙的太厉害,连这么一会儿休息的时间都能睡着。




“薯片小姐……”




他小声嘟囔,这场梦做的很是清晰。越是回想越觉得某处难耐至极。




他摇了摇脑袋,想将注意力集中在手中的广告词

上。可思绪却总是飘远。




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脸很烫,也一定很红。




终于他忍不住给你拨通了电话。




“薯片小姐……我想要你。”




他一开口就将你吓了一跳。




尽管他的声音很小,但却让你听的清楚。




你脸上瞬间染上绯红,支支吾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棋洛,你、你怎么了……我们……”




隔着十万八千里呢。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又传来他小心翼翼还带着些哀求意味的声音。




“我们……可以用视频的……”


评论(52)
热度(2214)

© 水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