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中。

小号@北城虞歌

企鹅:1990943767

长弧。
不定时更新。

【王喻】 别怕


※ooc+私设
※慎入!慎入!慎入!说不清是什么题材总之慎入!
※基本上喻王喻无差,轻微王喻。

——————————————————
Part1.

喻文州生病了。

王杰希觉得很不可思议,原来这么完美的人也会生病。不过也难怪,每次见他总是穿的很单薄,每次说他,他都只会笑眯眯地应下,然后坚持自我死活不改。

嗯,就是那种“你说的我都懂,但我就是不改”的欠揍德行。

王杰希一边腹诽着,一边搭上了飞往G市的班机。

他向上拉了拉衣领,心想这一次一定不能心软——谁让这让人不省心的家伙是自己的男朋友呢。

Part.2

王杰希刚下飞机就轻车熟路地来到喻文州家,他知道,喻文州一向不喜欢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除非是被自己磨的没办法了,才会捏着鼻子跟他走。

他拿出钥匙开门,屋内还挺暖和。王杰希一眼就看见了挂在衣架上看起来就不保暖的外套,他刚一皱眉,就听见屋内一道略显虚弱的声音。

“杰希?”

喻文州明显是没有想到他会专门飞来G市,不过一旦他赶来了,就说明自己这回肯定没好果子吃了。又是一阵咳意上涌,他往下压了压,带着点心虚的意味。

王杰希带着一身寒气走进屋,第一眼就见到喻文州一副想要咳嗽又拼命忍住,连脸上都憋的有些泛红的模样。他手里还握着一把水果刀和一个苹果,看样子他是准备要削苹果吃,不过也不知是身体太过虚弱还是因为自己的突然到来而被吓到,他的手指被水果刀划了一道口子。

喻文州尴尬地笑了笑,“我手残嘛,你要理解。”

王杰希快步上前,抿着唇一言不发地抢走他手中的苹果,只不过在接过水果刀时微顿了一下,心中没由来地一阵刺痛。

他定了定神,快速替喻文州处理了伤口,虽然他面上冷的吓人,但手上的动作却温柔小心的过分。而喻文州则微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时不时地瞟他几眼。

伤口处理完,王杰希看他这幅病恹恹地样子又不好发作,只得忍了忍火气。

可惜没忍住。

他还是皱着眉训斥了几句,而喻文州则态度良好地承认错误,并保证下次一定会小心。王杰希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听进去了,至于喻文州说的会小心,是小心不再生病还是小心不会弄伤自己?

谁又知道。估计是他随口承诺的吧。

王杰希的满腹话语都只得化为一声轻叹。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妈了?他忍不住又看了两眼眉眼含笑的喻文州,是跟他在一起之后吧。

Part.3

王杰希去买了些清淡的菜,想了想,又带了份白斩鸡。

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那就让他在一旁看着自己吃白斩鸡好了。

这么一想,王杰希心情稍微舒畅了些。可没走两步他却感到一阵眩晕。

怕是染上病气了。

王杰希在心里感叹,自己的身子骨竟然也这么娇弱。

拿钥匙开门时,他才注意到自己手上也有一道口子。是什么时候划的?他一点也想不起来。

伤的并不重,他也就没太在意。

一回到家他就感觉到有一道视线紧紧地盯着他。

哦,准确的说,是他手中的白斩鸡。

“杰希真好。”

喻文州笑眯眯地讨好。

王杰希手一抖,在心里警告自己:不能心软!不能心软!

他调整了下面部表情,装作不在意:“哦。”

“还特地给我买了白斩鸡。”身后的人再接再厉。

他转过身,装作很严肃的模样,“这不是给你的。 ”

喻文州故作疑惑:“嗯?那是给谁的?杰希你不是不爱吃白斩鸡吗?”

王杰希面色不改:“最近养生,换换口味。”

听到那一声轻笑,王杰希眉头跳了跳,做了长达三秒钟的心里斗争后,终是自觉认输地将白斩鸡推到他面前。

喻文州看着木着脸的男人,一字一顿地又重复了遍,“杰希真好。”

他的声线本就偏低软,此时特意压低了声调,更显得婉转温柔。王杰希别过头,轻轻“嗯”了一声,面上还是绷着的,只不过耳垂慢慢染上了绯红。

Part.4

夜幕挂满了繁星,万家灯火此时也相继熄灭。王杰希抱着喻文州,心里一阵满足。

文州最近有些瘦了,得好好补补才行。王杰希心想。

Part.5

第二天一早,王杰希下意识地向身边摸去,却摸了个空。冰凉凉的传单上没有一丝温度,想来文州已经走了许久了。

书桌上有一张纸,上面写着:“杰希,我走了。”纸的边缘有些暗红的血迹,可能是昨天给他处理的手指上的伤口裂开了。

王杰希揉了揉额头,重新倒在床上,他有一种深闺怨妇的感觉。

眼神一扫,地上有一个喻文州的等身抱枕。

他知道,这是喻文州的粉丝送的,喻文州将粉丝送的所有礼物都保存妥当,整整齐齐地放到一个屋子里,这抱枕就是其中一个。

当时他还向喻文州打趣:“抱着自己睡觉是什么感觉?”

喻文州当时冲他笑了笑,在他耳边轻声道——

“是什么感觉,你还不知道吗?”

王杰希现在回想起来都会呼吸急促,耳边似乎还有他温暖的呼吸。是什么感觉,他当然知道。

独自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在G市他不必担心俱乐部的事务,其实当个家庭主夫也挺好。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王杰希在心里默默地规划了自己退役之后的美好生活。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便起床去洗漱。却发现喻文州将手机落在了桌子上。王杰希看了看表,这时候文州应该到俱乐部了。

他想了想,左右自己也没什么事,把手机给他送过去好了。

Part.6

蓝雨俱乐部。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看着对面的王杰希,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没吐出来。

黄少天很少有这种支吾的时候。

王杰希很不理解,为什么当他说来给喻文州送手机的时候,黄少天会露出那种复杂的眼神。

就算自己一声不响地来了G市,也不至于让他这么震惊吧,而且,黄少天看他的眼神中,似乎带了一些……悲哀?

“这是你们队长的手机。”

王杰希皱眉将手机递过去。

可黄少天却没接。

黄少天极少见地严肃,他的眼眶慢慢泛红,似乎是咬着牙根说出的几个字——“我们队长……一个月前就失踪了啊。”

王杰希愣住。

怎么可能?明明昨天晚上还——

他似乎是突然间意识到什么,飞快向喻文州家跑去。

——明明昨天晚上还躺在一张床上。

那他昨天晚上抱着的是——

抱枕。

王杰希气喘吁吁地推开家门,看到衣架上挂着的单薄外套时呼吸瞬间凝住,文州如果出门了,不可能没有穿外套。

他跌跌撞撞地走进卧室,地上孤零零地躺着喻文州的等身抱枕。

王杰希只觉得有什么让他不能接受的事情慢慢在复苏,他视线下移,将脚慢慢移开,地上有一张纸——

重度梦游症患者诊断书。

记忆如潮水般涌现,王杰希痛苦地捂住脑袋,拼命捶打着,似乎这样就能抑制那些如噩梦般可怕的记忆不再浮现——

那天晚上,他在毫无意识地状态下,拿起了桌上的水果刀。

直到喻文州捂着伤口握住他手腕时才忽然清醒。

床单被他胡乱砍的破碎,桌子上也满是划痕,最主要的是喻文州——

王杰希被惊吓的说不出话,嘴唇都因极度的恐慌而泛白。

而喻文州却一边捂着伤口一边安慰他,“别怕,没事,杰希,我没事……”伤口不断流出血液,让他说话都有些吃力。

王杰希的指尖都在颤抖,他想要帮他止血,可是却不知道药箱在哪,嘴里喃喃地反复着:“文州……文州……”

喻文州见他精神似乎有些崩溃,无奈之下拼尽了力气将他打晕。

王杰希毫无防备地被打晕,意识消散的前一刻是喻文州将唇贴在他额头上轻声哄着:“杰希,别怕……”

Part.7

“黄少天一定是在骗我,文州,你不就在这儿吗?”

王杰希一边笑,一边催眠自己。

“对啊,我在。”

“文州,别怕,我带你回家。”

“好。”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进行着对话。

风吹过,桌上的纸被吹到地上,上面写着:“杰希,我走了。”纸的边缘还有暗红的血迹。

——————————————end.

评论(14)
热度(83)

© 水北. | Powered by LOFTER